1996年8月17日,21岁的贝克汉姆一脚50米惊天吊射,攻破对手城门,从此一球成名。

二十年来,这个镜头不知道播放了多少次。人们记住了小贝那张流光溢彩的脸,也记住了那个被他踩在脚下的倒霉对手——温布尔登。

温布尔登俱乐部成立于1889年,也就是光绪十五年。这一年,巴黎建成了埃菲尔铁塔,纽约诞生了《华尔街日报》,巴西变成了共和国。在伦敦西南区,温布尔登国立中心小学的学生们在老师的带领下,成立了一支足球队。多年以后,江湖给予他们一个响当当的外号——“狂帮”。

首先,他们的球风极其强悍,说好听点叫富有侵略性,说直白点就是粗野。跟他们踢比赛,伤筋动骨是家常便饭。1988年的足总杯决赛,他们的对手是打遍欧洲无敌手、正处于巅峰状态的利物浦。开场第一分钟,利物浦当家球星麦克马洪就被他们直接铲飞。最终,利物浦把冠军拱手交出。第二天,报纸上到处在惊叹:野蛮人击败了文明。

问题是,他们对自己人也毫不留情。训练的时候,经常有一些匪夷所思的训练手段,比如把球员绑在汽车上,大雪中拖过繁忙的机动车道,“你要么吓尿,要么像个男子汉一样挺直脊梁”,他们的队长这么说。这位队长名叫维尼▪琼斯,建筑工人出身,公认的英国足球第一恶汉。除了开场三秒钟就吃黄牌创造世界纪录,他干过最猛的事,是在比赛中使出大力金刚爪,要捏爆英格兰当家球星加斯科因的丁丁。退役后,维尼琼斯进军影坛,凭着狂帮的气质,专演杀手和恶霸,如今已名动好莱坞。

在比赛开始前,集体向对手露,这是跟苏格兰好汉威廉华莱士学的,也就是电影《勇敢的心》的男主角;

温布尔登的做法引起了不少争议,但是,也正因为如此,他们成了英格兰足坛最具个性的球队。他们对胜利的渴望超出了一切,无论对手是谁,有多么强大,老子就是一千个一万个不服气。这些平民家庭长大的球员,凭借这种“与全世界为敌”的狂暴精神,空前团结,往往能发挥超常的战斗力。

2002年,时移世易,温布尔登战绩不佳,从顶级联赛降级。由于财政困难,俱乐部宣布搬出伦敦,在投资人的要求下,名字改成了拗口的“米尔顿凯恩斯”,连队徽都换了,狂帮113年的光荣历史戛然而止。这一下激怒了众多死忠球迷,大家一合计,决定自己动手,重建温布尔登俱乐部。球迷们找了一间五平方米的办公室,筹集资金,招募球员,租借场地,重新注册,从最底层的第八级别联赛开始打起。一位球迷这样说:

“温布尔登是属于我们的,不属于有钱人。我们决定支持这支球队,帮助它重返它该去的地方——顶级联赛;回到该去的地方——伦敦西南区。”

2002年秋天,在2449名球迷的呐喊声中,新生的AFC温布尔登足球队在两万英镑租来的场地上,以2:1击败对手,取得第一场正式比赛的胜利;

2006年,米尔顿凯恩斯俱乐部宣布,把原温布尔登俱乐部的队徽,以及获得的所有锦标,包括那樽足总杯的复制品,送还温布尔登社区。这意味着,新球队已经正式接过了“狂帮”的衣钵;

2010年夏天,俱乐部接到了好莱坞明星维尼▪琼斯的一份厚礼——1988年琼斯击败利物浦赢得的足总杯奖牌;

2012年,前温布尔登主力球员尼尔▪阿德利就任俱乐部主教练;当年贝克汉姆那个球,尼尔.阿德利就是现场目击者。

2016年5月,尼尔▪阿德利在3400名球迷的助威下,率队升入第三级联赛,距离英格兰足球冠军联赛仅一步之遥,距离顶级联赛也已不再遥远。

归根到底,这是一个关于足球本质的故事。说白了就两个词,一个是战斗,另一个是忠诚,百度有一个AFC温布尔登贴吧,里面有427位用户,皇马吧一共有一百四十五万个用户,曼联吧一共有一百五十一万个用户,温布尔登贴吧的用户只有他们不到百分之零点零三,在我看来,这四百多位,是真正的足球迷,对“足球即战争”这条绿茵场上的至高法则,他们的理解比谁都深。温布尔登的故事告诉我们,这足球和中国足球,它确实是两码事。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