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德丙的奥厄队可是上头条了:他们决定在下赛季的球衣上把赞助商拿下,而宣传推广自己的粉丝团。在这个俱乐部想方设法从赞助商那儿敲一笔,大公司大企业也乐于在德甲球队球衣上打广告的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时代,奥厄的做法真是独树一帜啊!

回顾多年来的德国球队球衣广告,有些时候,你真的不得不停下来扪心自问:“他们这也行?”各种各样(也可以说稀奇古怪)的广告登上过德国俱乐部队的球衣。下面,我们跟您探讨一下哪些最好、哪些最烂。

德国球衣广告的开先河者是不伦瑞克。1973年,苦于俱乐部面临的严峻财政困难,时任主席恩斯特-弗里克正顿顿吃败火药。一次,在跟Jgermeister经理君特-马斯特见了一面后,这位主席急中生智,想出用本队球衣给这家酒厂做广告的点子。

当传奇巨星布莱特纳第一次穿着印有Jgermeister公司那个硕大鹿商标的球衣上场时,主裁判弗朗茨-梅根迈耶看呆了,盯着他从头到脚打量了好久。最终,Jgermeister公司的鹿还是成功取代了狮子(不伦瑞克吉祥物),德甲球衣开始有了赞助商。

80年代中期,洪堡俱乐部主席曼弗雷德-奥默尔的做法曾引起很大争议。他铤而走险,拉来的赞助商是伦敦橡胶公司——一家生产套套的企业。

西德足协很生气,禁止洪堡这么干,理由是“太三俗了”。足协上有政策,奥默尔下有对策,掀起轰轰烈烈的宣传防治意外受孕和性病传播的活动来,最终让伦敦橡胶公司的广告出现在了球衣上。机智!

今天,可以说微软和苹果主宰了电子计算领域,但想当年,拜仁赞助商康摩度尔(Commodore)才是业界明灯啊!那会儿的年轻人要是有台康摩度尔的电脑,能美得冒出鼻涕泡儿来,虽然这会让今天的孩子们惊呼“什么鬼”!

放到今天,康摩度尔VIC 20和康摩度尔64就是肾机一般的存在。但是后来,这个品牌可不像拜仁那么成功,早就被时代抛弃,沦为地摊货都不要的古董了。有谁想来场“Blitz”么?

如果你是个中场,在比赛中踢得不知所云或是被对手威胁恫吓时,再穿一件胸前印着两英寸大字儿“纱布先生(Mr. Softy,Softy有‘傻X’的意思)”的球衣,那画面一定是糟透了。

一个不咋地的赞助商和一套烂透了的球衣设计合体,剧情如何发展?请参考90年代后期的波鸿。德国彩票公司Faber光当广告赞助商不过瘾,还想让他们的彩虹商标更深入人心。

怎么办?于是,Faber又成了波鸿的球衣提供商,这样就可以堂而皇之地量产可能是德甲赛场上最糟糕的球衣。

说到广告赞助,还有更酷的么?请看2001-2003年间的杜塞尔多夫球衣。当时,朋克乐队死裤子(die Toten Hosen)成为财政拮据的俱乐部赞助商。

骷髅头骨标志的球衣很快在球迷中流行开来。这是死裤子表达对心爱主队支持的一种方式。他们还曾筹钱2万马克给俱乐部,让经理安东尼-巴福去买买买。

有死裤子乐队这个榜样在前,后来,重金属乐队焚烧天堂(Heaven Shall Burn)也赞助了自己的主队——卡尔蔡司耶拿。

这支来自萨尔费尔德的乐队称,此举是他们在“支持自己球队”活动中所尽的一点绵薄之力。

最近,德丙的奥厄队可是上头条了:他们决定在下赛季的球衣上把赞助商拿下,而宣传推广自己的粉丝团。在这个俱乐部想方设法从赞助商那儿敲一笔,大公司大企业也乐于在德甲球队球衣上打广告的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时代,奥厄的做法真是独树一帜啊!

回顾多年来的德国球队球衣广告,有些时候,你真的不得不停下来扪心自问:“他们这也行?”各种各样(也可以说稀奇古怪)的广告登上过德国俱乐部队的球衣。下面,我们跟您探讨一下哪些最好、哪些最烂。

德国球衣广告的开先河者是不伦瑞克。1973年,苦于俱乐部面临的严峻财政困难,时任主席恩斯特-弗里克正顿顿吃败火药。一次,在跟Jgermeister经理君特-马斯特见了一面后,这位主席急中生智,想出用本队球衣给这家酒厂做广告的点子。

当传奇巨星布莱特纳第一次穿着印有Jgermeister公司那个硕大鹿商标的球衣上场时,主裁判弗朗茨-梅根迈耶看呆了,盯着他从头到脚打量了好久。最终,Jgermeister公司的鹿还是成功取代了狮子(不伦瑞克吉祥物),德甲球衣开始有了赞助商。

80年代中期,洪堡俱乐部主席曼弗雷德-奥默尔的做法曾引起很大争议。他铤而走险,拉来的赞助商是伦敦橡胶公司——一家生产套套的企业。

西德足协很生气,禁止洪堡这么干,理由是“太三俗了”。足协上有政策,奥默尔下有对策,掀起轰轰烈烈的宣传防治意外受孕和性病传播的活动来,最终让伦敦橡胶公司的广告出现在了球衣上。机智!

今天,可以说微软和苹果主宰了电子计算领域,但想当年,拜仁赞助商康摩度尔(Commodore)才是业界明灯啊!那会儿的年轻人要是有台康摩度尔的电脑,能美得冒出鼻涕泡儿来,虽然这会让今天的孩子们惊呼“什么鬼”!

放到今天,康摩度尔VIC 20和康摩度尔64就是肾机一般的存在。但是后来,这个品牌可不像拜仁那么成功,早就被时代抛弃,沦为地摊货都不要的古董了。有谁想来场“Blitz”么?

如果你是个中场,在比赛中踢得不知所云或是被对手威胁恫吓时,再穿一件胸前印着两英寸大字儿“纱布先生(Mr. Softy,Softy有‘傻X’的意思)”的球衣,那画面一定是糟透了。

一个不咋地的赞助商和一套烂透了的球衣设计合体,剧情如何发展?请参考90年代后期的波鸿。德国彩票公司Faber光当广告赞助商不过瘾,还想让他们的彩虹商标更深入人心。

怎么办?于是,Faber又成了波鸿的球衣提供商,这样就可以堂而皇之地量产可能是德甲赛场上最糟糕的球衣。

说到广告赞助,还有更酷的么?请看2001-2003年间的杜塞尔多夫球衣。当时,朋克乐队死裤子(die Toten Hosen)成为财政拮据的俱乐部赞助商。

骷髅头骨标志的球衣很快在球迷中流行开来。这是死裤子表达对心爱主队支持的一种方式。他们还曾筹钱2万马克给俱乐部,让经理安东尼-巴福去买买买。

有死裤子乐队这个榜样在前,后来,重金属乐队焚烧天堂(Heaven Shall Burn)也赞助了自己的主队——卡尔蔡司耶拿。

这支来自萨尔费尔德的乐队称,此举是他们在“支持自己球队”活动中所尽的一点绵薄之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