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10日,北京市公安局证实,网络炫富女郭美美因赌球被抓,并表示郭美美对赌球事件供认不讳,此案尚在审理中。

据经济观察报记者了解,世界杯期间,各地警方掀起了一场打击网络赌球的总动员,这场由公安部统一部署的打击赌球运动,动员令由公安部下达至各级省厅,再由省厅下达至各地市分局。南京一位网警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南京地区在世界杯期间,也破获了几起赌球案件。但其个人感觉是,“自从国家开辟了竞彩渠道后,这几年赌球的人少了。”

赌球的人少了,但足球彩票却火了起来。来自国家体彩中心的数据显示,世界杯期间,中国体育彩票竞猜型游戏累计销量达160亿元,其中竞彩累计销量达129.21亿元,超过了2011年的年度销量。世界杯决赛日,竞彩销量达历史顶峰:8.74亿元。

在中国彩民和球迷的语境中,竞彩也称之为“赌球”,但这和警方之前严格打击的“赌球”并非一回事。疯狂的世界杯结束了,但疯狂的赌球却依然继续。

德国与阿根廷的决战,吸引了全世界球迷的眼光,也让中国彩民的“赌”球热情达到顶峰。7月13日,竞彩在历史上再破纪录。当日销量达8.74亿元。

中国彩票业的发展,迄今只有短短25年,彩票的发行权被民政部和国家体育总局牢牢掌控,并各自分设彩票发行机构,前者为中国福利彩票发行中心,后者为中国体育彩票发行中心。

购买竞彩与赌球只有一线之隔,购买体育部门发行的竞猜型体育彩票合法但返奖率低,直接向境外赌博公司下注赌球,返奖率高但属违法行为。目前,竞彩的返奖率是65%,另外是35%作为发行费用,其中22%被主管部门用于国家公益金,13%被彩票发行方作为渠道费用。

这也意味着,即使参照国外博彩公司网站的赔率,同样猜中比赛,中国彩民只能到手650元,而参与国外的赌球则可以拿到近1000元。这35%的利差,也是促使像郭美美一样的“赌客”愿意放弃中国的合法竞彩,铤而走险、以身试法参与境外博彩公司赌球的动力所在。

据500彩票网品牌管理中心总经理隋晓透露,以该公司为例,本届世界杯前的13年公司历史中,总销售额为114亿元,为国家和社会筹措的公益金,总规模达39亿元。

7月14日凌晨5点多,世界杯落幕,微电影导演王小山又赌输了。他是阿根廷球迷,比赛前,他花了50元买阿根廷4:1胜德国。随着90分钟的双方战平,王小山又输了。世界杯期间,王小山每天都在网上晒出自己的竞彩单据,但一次也没有赢过,可谓逢赌必输。

世界杯落幕后,王小山在微博上感叹,“输了白输,赢了要上税,这就是为什么郭美美被抓,我敢明目张胆晒单的原因。这个嫖娼,那个吸毒,早被吓怕了,哪还敢赌外围。”

南京某文化传媒公司的董事长李先生是一位资深球迷,曾一手组建了一只家乡足球队的球迷协会。在本届世界杯期间,他的另一个身份是“职业彩民”。虽然对足球很了解,但李先生多次栽在了自信上。

德国对阿尔及利亚的淘汰赛,李先生看好德国队轻松取胜,在购买彩票时重金押注,并结合德国胜的战局串了一系列的单子,比如德国胜阿尔及利亚串法国胜尼日利亚等。但最终,德国的不给力,让李先生的各种押注全军覆没。“小组赛时赢得钱,一夜之间就全回去了。”

决赛时,李先生铤而走险,押注了一点“外围”,“没办法,我想回本,外围的水更高一些。”

据上述南京网警介绍,“网络赌球,通过境外公司购买外围,一直都有。但这几年已经比往年少了很多。国家层面打击赌球,并不是与民夺利,而是出于金融安全的考虑。赌球的都是热钱,大量的热钱流向境外,对于金融体系的安全来说,是有严重隐患的。除此之外,境外赌球亦涉嫌洗钱,很容易让黑钱洗成白钱。”

这位网警还表示,南京的确有的现象,警方也在严格监控。出于警力有限的缘故,包括南京警方在内,各地警方对资金量不大的都选择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但这位网警提醒称,“赌球在中国法律范围内依然是违法的,赌球者不应抱有侥幸心理。”

彩票业内部人士看来,部分资金流向外围,也存在国内竞彩创新力度不够、竞争力度不强的因素。彩通咨询公司CEO李剑认为,国内的竞彩设计都在发行方手里,网络竞彩公司本身并无产品设计权。

其举例称,如果某位彩民像李先生一样下注了德国胜阿尔及利亚,是出于看好德国队的实力,但双方90分钟互交白卷,下注的资金就打了水漂,这让看好德国队的彩民不能在加时赛时继续下注德国胜。于是,一部分资金选择外围。此外,天气、伤病减员等因素也会影响比赛,目前国内足彩的玩法设计,并不能将这些因素融合于足彩之中。

而境外的博彩公司,玩法则更加丰富。比如,本届世界杯的金靴得主是谁?本场比赛哪位球员会进球,哪位球员会吃到红黄牌,都在下注的范围内。甚至苏亚雷斯会不会在比赛中咬人,以及喜欢抠鼻屎的德国队主帅勒夫是在上半场抠还是下半场抠,这些令人啼笑皆非的事件,亦成为下注的可能性。

彩票业内部人士表示,正是因为有大量资金流入外围,才反证国内的竞彩还有很多空白点可为。对于彩票销售的代理方而言,这恰恰是他们的潜在市场,只是没有人知道,这个市场究竟有多大。

李先生说,对于“赌”球而言,他是一名新兵。只是世界杯四年一度,才想凑个热闹。以往的欧冠、五大联赛,他也看,也有自己支持的球队。但“赌”球后,他发现自己看球时的心态已经不纯粹了。“我喜欢德国队,当然押德国胜,但出于实力的考虑,我不认为德国可以赢法国两个球,所以下注了比分1:0和2:1。按理说,看见德国队凌厉的进攻,华丽的配合,我已经很开心才对,但德国已经有进球了,为了我能赢钱,他们的每一次进攻,我都提心吊胆,就怕他们再多进1个球。”让李先生看得很纠结的还有一场比赛。阿根廷VS瑞士,“我看好瑞士不败,也就是90分钟内,瑞士可以胜阿根廷,或者打平虽然我认为阿根廷可以胜,但瑞士不败的利润有一倍,太诱人了。”结果,比赛中,阿根廷华丽的进攻组织,漂亮的短传渗透,都让李先生躁狂,他只祈祷瑞士队城门不失。“变味了,完全变味了,一场场精彩的赛事,都因为赌球而支离破碎,我发现,只要买了球,就无法心平气和,以一个球迷的态度去认真地欣赏比赛了。德国对阿尔及利亚那场,90分钟打平后,心想自己好几万元都这么没了,我连加时赛都没心思看,早早便关掉电视去睡觉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